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基地

員工風采

一對兄弟的礦山情——記韓城礦業公司下峪口礦采煤二隊趙氏兄弟

作者: 馬麥麗     時間: 2020-04-15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一對兄弟的礦山情

——記韓城礦業公司下峪口礦采煤二隊趙氏兄弟


他們是一對扎根煤海的兄弟,哥哥趙瑞周是陜煤集團韓城礦業公司下峪口礦采煤二隊采煤二班帶班副隊長,弟弟趙瑞剛是該隊采煤一班的煤機司機。2000年他們先后從丹鳳老家來到礦山,一干就是20個年頭,他們把青春奉獻給了礦山,見證了黑色礦山到綠色礦山的變化、見證了井下由原來炮采到綜采的巨變、見證了職工幸福指數的提高。多年來,他們靠著踏實肯干的精神在礦山建功立業,用勤勞的雙手打造屬于自己的美好生活。

20年沒有挪窩的采煤工

2000年,趙瑞周從老家丹鳳來到下峪口礦,在采煤二隊一干就是20個年頭。

剛到礦上時,他是一名普通的采煤工,平日里好學話不多,但是上茬干活很是賣力,因為他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掙錢養家。憑著努力,6年后他成為了一名班組長,井下采煤的各個工種的活他都能干且能干好,用他自己的話說:“能干才能當好班組長。”

他回憶,“那時干活很累,我所在的采煤二隊一直都是炮采,攉煤、搬運單體、支架全靠人力,職工勞動強度大。每個月上滿班能開1000元。有時干累了,偶爾有想離開采煤隊去二線上班。直到2016年,礦上上了綜采設備,職工們的勞動強度大大的減輕,我也感覺輕松了很多。隨著兩個孩子的長大,家里開銷也增多,我堅定了留在一線干好本職工作的決心。”

現在作為帶班副隊長的他,官不大事管的不少。每班抓安全、抓生產、抓質量、抓設備等都是分內工作。多年來練就了一身硬功夫,啥活都必須能行,處理一般故障更是不在話下。

記得去年深夜十點多趙瑞周接到隊上打來的電話,“工作面后溜子鏈子斷了。”電話那頭的他回答到,“我馬上到。”住在單身樓的他7分鐘后到了隊上,在聽了井下匯報情況后,背著8個快速接頭換了衣服下了井。看到現場情況,他毫不猶豫的爬進了后溜子下窄小的空間找到斷頭后,組織人員有序的進行連接。

說起礦山變化,不善言談的他打開了話匣子,“現在一個月的工資能拿到八到九千元,家里也買了小汽車,生活還算如意,兒子馬上大學畢業了,我心也就輕松了。我感覺最明顯的是周圍也多了很多綠植,職工有了學習的地方。浴池水清池凈,礦燈輕了很多,學習室窗明幾凈........我也從小伙變成了老漢。”

一人持有5個操作證

在哥哥的推薦下,剛成家在老家開三輪車干零活補貼家用的弟弟趙瑞剛也來到了礦上,被分到了掘進四區,他從一個上茬攉煤、架棚子、運單體的普通采煤工成長為擁有煤機司機、支架工、皮帶溜子、小絞車、泵工5個操作證,拿著技能工資的技術人才。

“那時剛來礦上,幾百米的巷道全靠人力,一個班50多人干活,打的是人海戰,且一年采一個工作面。很多時候上四點班,第二天十點才能升井,不延點干不完活啊。工人提起延點干活都打怵。自從上了綜采現在我所在的班23人,半年采一個工作面。用人少,產量高,收入高,職工自保能力也強。”趙瑞剛邊回憶邊談著。

趙瑞剛只有小學文化,但是他很好學,遇到不懂的問題虛心向身邊的老師傅請教,下班回家不斷刻苦學習業務。在該隊采23309工作面時,他承擔著看泵的活,確切的說是兩臺泵的修理工作。當時該隊使用的綜采設備都是大修過的舊設備,泵壞的頻率很高。他抓緊時間修理壞的泵,隨著大量的拆卸練就了聽聲判斷故障、打開泵精準判斷故障點快速維修的技術,緊張的修理工作,一個班下來衣服都濕透了。

當該隊上第一套綜采設備后,他知道隨著煤礦四化建設,煤礦工人不能光靠下苦力,更需要的是技術工人,只有一技傍身,才能有更廣闊的個人發展空間。他主動申請去上技校,每月干好工作的同時,在技校培訓四天,通過一年的努力拿到了畢業證書,成為礦上的一名無期限合同技術工人。

看到這幾年礦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搞標準化建設,井下風水管路吊掛排序,刷漆實行標號,物料碼放整齊,單體也實行了編號管理,職工坐上了更安全的猴車到工作面,他感受到了礦上為職工打造安全環境的力度。他樸實的說:“我現在一個月能拿到7000多元,買了房子和汽車,兒女都很聽話,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希望我們礦山建設的越來越好,職工工資越來越高。”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基地 在該礦還有著多對父子、兄弟,他們從四面八方聚集到下峪口礦,為了礦山的建設付出了青春和汗水,在這片煤海實現著屬于自己的價值,也見證了不同時期煤礦在管理、環境、科技、產量、品牌日新月異的變化。(馬麥麗)

上一篇:榆北小保當公司:“菜鳥”逆襲記 下一篇:陜北礦業公司女工抗疫錄